外科實習邁入最後一個月,正好都是我沒去過的科:神經外科與整形外科;因此,「值班」對我來說,變得壓力非常大。每次值班總查,我總會問總值學長:如果(昏迷指數)DOWN分,怎麼辦?幸好真正危急的腦外傷病患,都直接進了加護病房(值班時,倒是接了不少整形外科的外傷病人)。尤其在邱小妹人球事件之後,神外醫師變得非常緊張;聽說神外(NS)是「No Sleep, No Sex」。今天有幸一窺究竟,自然是忐忑不安。

奇美神外在邱仲慶副院長的帶領下,顯得非常有制度;加上急診的外傷病患量充足,因此動刀機會不少,訓練也紮實。目前想要當神經外科的住院醫師,還需要排隊等一兩年呢!

之前在北榮聽說,神外INTERN是不用上刀的,因為神經外科講求的是「精細,無菌」,所以不會放INTERN與第一二年的住院醫師上手術台;但是在奇美卻不同,尤其是我這一個月內有剛來報到的神經外科R1洪哲偉學長與第一次來神外受訓的骨科R2吳書榮學長,他們兩個上刀的狀況可是「不亦樂乎」阿!而我也順帶沾點光,遇上有趣的CASE就會有人通風報信。

適逢邱副院長生日,招待全科聚餐,因此也可以感受到神外的溫馨氣氛。

依循往例,INTERN來到神外都是跟著張進宏醫師(也許是張醫師從成大過來,所以對於INTERN的教學非常熱心),配上住院醫師吳書榮學長(在外科值班的三個月內常常遇到),以及富傳奇性的PA蘇(淑媛)姐(完整的資歷與豐富的知識);所以資源是相當豐富的。每天的形成大致如下:早上晨會之後(一板一眼,戰戰兢兢)查房,處理完一半的病歷(多半是FRESH的CASE,如果是長期住院的病人~內科的照顧~就交給蘇姐了),就晃進手術房看看有沒有有趣的CASE,或是從急診直接送來的腦傷病人;如果有時間,去門診看看病人出院之後的狀況,以及疑似「坐骨神經痛」或「椎間盤突出」的求診病患。

我曾經問過,選擇神外的洪哲偉學長,為什麼會選擇這一科?他說,當他第一次切開人的頭骨,他就愛上神經外科。而我問過張醫師同樣的問題,他說:當他進醫學院的第一天,他就知道要走神外了!所以我嘗試揣摩這種感覺:某一日沒有值班,待在寢室;我拜託值班學長與手術房櫃臺通知我半夜發生的急診手術。果然,一個45歲婦女,在浴室跌倒後失去意識,送至急診,腦部CT顯示顱內出血,需要盡快「開洞減壓」~我在張醫師的幫助下,拿著氣動鑽子朝著頂骨鑽下去,看到污血直冒~我的腦海中一片空白!隔天查房,該病患已經可以正常交談,三天後就康復出院了;我想,這就是神外醫師的成就感吧!

當然,也有遇到一些讓人很無力的案例:一歲半的男嬰有小腦的極惡性腫瘤,開刀時明明完全清除,但術後追蹤還是有一個腫塊殘存;病理報告顯示化學治療的效果也很有限;因此家人決定保守治療(而且他是私生子,給姑姑照顧)。30歲男子,因為一次突發的腦出血成了植物人,進一步的檢查顯示有先天性的血管畸形,無法避免下一次的出血。70歲的爺爺有教科書上寫的最惡性腫瘤,只剩三個月壽命,看來也是無法出院,和老伴在醫院共度最後時光。

此外,我們三個INTERN在外科的三個月,都被指派了一位導師,就是神外的葉昭宏醫師;雖然沒有撈到「大大餐」,不過葉醫師很積極地分出寶貴的時間,與我們分享實習的疑難雜症,安排錯綜複雜的UGY課程,修改我們的UGY手冊與病歷~沒有他,我想我的UGY課程應該只會毫無所獲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ssp1029 的頭像
jossp1029

jossp

jossp10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