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認識了一位同事~姑且稱她為「甲」~她和我分享她自己的故事,卻讓我看見了自己。

「甲」的故事如下:他經過朋友的介紹,認識了她的第X任男朋友,也是最特別的一個;正當她死心塌地的認為這是她的Mr.Right,卻莫名其妙的收到分手的通知。這半年來,她一直都不知道,也弄不清楚原因與理由。「甲」嘗試去和前男友聯絡,卻只得到避不見面的回應。

聽到這個故事,讓我想起了自己:從一個「被害者」的角度,去檢視過去當作「加害者」所造成的傷害;在過去,選擇逃避面對,沒有真的去體會對方的痛苦。像是一個殺手,第一次去拯救傷者,才發現原來每一刀都是深入肌理,劍劍穿心。

根據我的習慣,如果朋友需要一個傾聽的對象,我會很樂意提供協助。數年之前,聽到這樣的故事,我會和「受傷的人」一起罵「負心的人」;但是現在,我卻沒辦法客觀地去看這件事,輕鬆地罵出去。我把自己放到「負心的人」的位置,一方面怨恨他造成的傷害,一方面痛心他說不出,言不盡的理由與原因。

如果提到「甲」的反應,也是相當矛盾的。一方面,他很怨恨當時前男友避不見面的態度,以及推託的理由;另一方面,卻是「只是想要他好」。

「甲」曾經對我說過她的前男友的分手的理由:
1. 不婚族
2. 害怕許下承諾,但又喜歡在一起的感覺,所以想要快刀斬亂麻
聽得我頭皮發麻:因為這些理由彷彿是我當時說過的話。當然,多說無益:所謂「巧言令色」,並沒有辦法掩蓋心痛的感覺。我一再地安慰「甲」:要堅強,要走出去,要原諒,要放手:也許這些「屁話」只是讓我罪惡感少一些的。在這個過程中,我分不清楚自己的角色而失去控制,越了界,踩了線;我以為我在幫助別人,但實際上是幫助自己;我利用了「甲」,所以我欠她一個誠摯的道歉。

最近常常聽王心凌的「原來這才是真的你」,歌詞的內容似乎就是發生在自己身上,說給自己聽的話語~無法掌握自己的心,偶爾花言巧語,偶爾又選擇逃避,自做聰明~每聽一次,就會心悸一次;好像要回答,卻又不知該如何說出口。

這半年來的工作之餘,我不時會想起當時發生的事情(有些印象深刻,有些卻開始淡忘):從認識到分手,都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了;也有半年沒有任何聯絡,只是偶爾從BLOG上知道她的消息~看來是比「甲」堅強多了~。

這半年來,我的感情部分交了一張白卷。每當有人問起「有沒有交女朋友阿?為什麼不交女朋友阿?」,我總是有一股衝動:點一支煙,把自己藏身在煙霧之中。我知道:懲罰自己不能讓對方快樂,卻能讓自己的罪惡感少一點。「加害人」這樣認為,但是「受害人」可以感受的到嗎?

一年之前的這個時候,在工作與愛情方面,我傷害了許多愛護我的人;在這一年之中,我害怕去回想往事,去聯絡當事人,去掀開內心的瘡疤。一年之後的現在,工作上我正式成為R1,在感情上我重新審視;我以為我可以重新開始,但自問:我真的準備好了嗎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ssp1029 的頭像
jossp1029

jossp

jossp10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